麻豆传媒上门推销员


对于苍茫要加入七情宗的决定,伍千里他们都有些不理解,所以在这种时候,伍千里仍然在劝说苍茫,希望他回心转意。

“小胖子,七情宗我是一定要去的,这一点不会改变,你还是和我说说真武院吧。既然在招收杂役弟子和外门弟子的条件上,真武院给的条件是最好的。而且真武院作为孔芳国第一学府,前景也是最好的,那么其它宗门又如何与他竞争?换做是任何人,都会选择真武院啊!”

见苍茫心意已决,伍千里略微有些遗憾:“老大,其它宗门是很难与真武院竞争,但真武院给的条件好,也不是白给的。报考真武院的修者,若是在三十岁以前,没有能够成功进入内门,那就要为孔芳国服最少十年的兵役。”

“服兵役?”

“没错,这也是孔芳国军士的主要由来。很多人觉得十年的兵役期太长,亦或者根本就不愿意服兵役,若是没有进入真武院内门的信心,自然就不会报考真武院。这一部分修者,就是其它宗门争取的对象。”

有了伍千里的解释,加上苍茫自己的思考,他很快就把其中的道理给想明白了,真武院走的是两级分化的路子,这一手还是很高明的。

真武院以高收入吸引修者加入,其中的佼佼者有进入真武院内门继续深造的机会。而那些无法进入内门的,最终也可以成为孔芳国的士兵,为孔芳国效力十年,怎么算孔芳国都不亏。

至于那些不愿意加入真武院的,要么是不愿意服兵役,这一部分人对国家的归属感不强,即使去服兵役也不见得是好事。

要么就是自觉竞争不过别人,无法夺得进入内院资格的,这部分人在心理上就已经输了一筹。

真武院这么一搞,几乎是将大部分的人才,提前筛选了一遍。

苍茫看着伍千里道:“你也会加入真武院吧?”

“当然,但不是现在,我何时加入真武院得看家里的安排,怎么也是回大都之后的事情。反正是不可能才绿水城的考点加入的,何况大胖子还没有回来,我若是现在就背着他加入真武院,他肯定要把我屁股打开花。”

白袜子女生爽朗笑容床上与猫嬉戏照

想来也正常,伍千里本来就是官家子弟,就算要加入真武院,也不会和绿水城这些平民或者小家族子弟一个起点,这是十分现实的事情。

一转眼,苍茫在青山剑派的招考点前,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,那个人也同时见到了苍茫。

“苏长老,你怎么在这里?莫非你也要加入青山剑派?”

苏长老淡淡一笑:“苍长老玩笑了,我一把年纪了,哪个宗门还要我?我来是替我那个徒弟看一看。”

“柳忙吗?”

“对。”

“他也想加入青山剑派?”

苏长老回答道:“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成为青山剑派的内门弟子。”

孟玲儿在一旁问道:“哦?想成为我青山剑派的内门弟子?他多大年纪?什么修为?”

“今年二十,入灵境七层的修为。”

孟玲儿挑了挑眉,觉得这个实力低了点儿,但又开口问道:“他可有什么特长?”

“会炼丹。”

“会炼丹?那看在你们和苍茫认识的份上,不用排队了,我给他开个后门,让他提前考核,他人呢?”

“多谢姑娘,姑娘稍等,我马上去叫他过来。”

苏长老转身,很快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
苍茫奇怪地问:“二十岁,入灵境第七层的修为,没有达到内门弟子的要求啊!”

“他有特长嘛,可以适当放宽条件的。”

苍茫闻言,点了点头,没有说自己对柳忙的印象,反正能不能进青山剑派是柳忙和青山剑派的事,他也不想在里面搅和。

不一会儿,在苏长老的带领下,柳忙来到了青山剑派的招考点。

当他看见苍茫的时候,明显愣了愣神,但还是连忙恭敬道:“见过苍长老。”

苍茫不知柳忙此时的心里想法,但人家面上做到了客客气气的,苍茫也不能打人家脸,便冲着柳忙点了点头。

孟玲儿开口问道:“你叫柳忙是吧?”

“是,在下柳忙,见过这位师姐。”

孟玲儿一招手:“你先跟我进来吧,展示一下你的炼丹水平。”

孟玲儿带着柳忙去了青山剑派后方的区域,无论是苍茫还是苏长老,都没有跟上去。

苍茫与苏长老就在一旁闲聊了一会儿,多是说了说商行的事情,对于百草淬体露,苍茫没有提。

因为该如何谈,其中牵扯到很多细节,他自觉处理不好这些事情,还是决定把困难交给刘二爷。

没过一会儿,孟玲儿就带着柳忙从后面回来了,却见柳忙一脸的土色。

苏长老开口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不等柳忙自己回答,孟玲儿就开口道:“不行,我给了他三次机会炼制二阶回春丹,结果都在一开始就失败了,我没见过这么菜的,他这炼丹术水平太低。”

苍茫在一旁眼角抽搐,心道:“孟姑娘啊!你说话要这么不留情面吗?直接当着别人的面说没见过这么菜的,这也太伤人自尊了好吗?”

虽然说柳忙的自尊在苍茫这里一毛不值,但好歹得照顾一下苏长老的面子呀!

果然,苏长老的脸色也说不上好看,柳忙更是脸涨得通红。

孟玲儿说话的声音并不小,刚才的话也被不远处其它前来报名的弟子听了去。

此时正有人在暗暗议论,甚至有人都笑出了声。

孟玲儿丝毫没有察觉,继续说道:“内门弟子你现在是没戏了,你二十岁入灵境七层的实力,也算马马虎虎。加入青山剑派以后,若是能刻苦修炼上几年,然后再刻苦钻研一番炼丹术,想要在有生之年晋升成为内门弟子,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希望的。怎么样,你是否愿意从外门弟子做起?”

柳忙头埋得很深,只是对一旁的苏长老道:“师父,我们走吧。”

苏长老叹了口气,对于自己徒弟的炼丹水平,他是了解的,二阶回春丹是有些勉强。

苏长老冲着苍茫和孟玲儿拱了拱手:“苍长老,我再和我这徒弟去其它地方看看,我们改日再聊。”

苍茫连忙点头:“苏长老慢走。”

看着二人远去,孟玲儿一脸迷惑:“咦?我都这么鼓励他了?他还不愿意加入青山剑派吗?”

伍千里满头黑线,心底只有一个疑问:“鼓励?我怎么没有听出来?”

苍茫更是哭笑不得,却只能在心里吐槽道:“孟姑娘啊!你是缺心眼吗?你把人家的面子扔到了地上,又踩上了几脚。让人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丑,转头才问人家,愿不愿意从外门弟子做起?人家得多不要脸才能答应你?”#x767E;#x9540;#x4E00;#x4E0B;#x201C;无双魂印#x722A;#x4E66;#x5C4B;#x201D;#x6700;#x65B0;#x7AE0;#x8282;#x7B2C;#x4E00;#x65F6;#x95F4;#x514D;#x8D39;#x9605;#x8BFB;#x3002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