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狠撸狠射影院


♂说→网 .,精彩免费阅读!

凌冽单独坐在书房品着咖啡。

而夜康已经回了梅林小楼去抱勋灿了,迩迩也隐身站在倾蓝夫妇的套房里,看着倾蓝对床上的清雅说话。

卧室里,橘色灯火温暖柔和。

嘟嘟已经在被窝里睡得香香的,清雅也刚洗过澡,吹干了头发,温柔地坐在床头玩着手机游戏。

倾蓝倾身上前一瞧:贪食蛇。

他笑了:“幼不幼稚?堂堂女帝玩这个东西。”

“我现在是挂名的,你要是愿意,我让你做皇帝,我当皇后啊!”????她抬头望着他,甜甜一笑。

顺势勾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亲了一下。

很快又问:“父皇找你什么事情呀,没什么事情的话,咱们早点休息,今天累了一天了。”

边上,迩迩抬手捂住眼睛不去看。

指缝微微打开,但见他们已经结束了亲吻,他便一边听着,一边走到洗手间里打量去了。

有种害羞的感觉

想看看这里有没有跟隐形眼镜相关的物品。

倾蓝深深看了她一眼,问:“雅雅,你听过青鸢吗?”

“听过。”清雅脱口而出,并且坦白的态度让倾蓝怔了一下。

不过随后,她紧跟着又道:“我刚做女帝的时候,很怕有人会跟云澹兮一样,掳走我的家人要挟我。

前车之鉴,不得不防。

我见青鸢虽然20岁,却是机警能干,所以将她调去后院负责暗中保护爷爷他们。

可是爷爷奶奶中途不是回过一次宁国吗?

青鸢也暗中跟着回去保护了。

也就是这一回,她就不见了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我让人找过,怎么都找不到。”

清雅拉住倾蓝的手,问:“是不是有她的消息了?”

倾蓝思忖了片刻,将事情简单与清雅说明:“因为是青鸢,是北月特工局的人,再加上诸多巧合定性了她的意图不纯。

所以,为了排斥你的嫌疑,小叔叔提议让勋灿看看你的眼睛。

父皇也让我过来,叫你过去。”

清雅闻言,面色一沉。

见她不悦,倾蓝立即又道:“雅雅,父皇没有怀疑你的意思。

他也知道我夹在中间很是为难,所以想要尽快排出你的嫌疑。

反正我们没做过,我们去就去嘛,真金不怕火炼,对不对?”

清雅却是抽回自己的手,冷着脸道:“sky,你有没有把北月,当成你自己的?”

倾蓝怔了一下,立即道:“当然!

我虽然是宁国子孙,却也是北月的皇夫,北月的一切都与我息息相关,我也爱北月。”

清雅盘腿而坐,一脸郑重地望着他:“乔夜康潜入我们王府的安局域网,检查我们王府的监控漏洞,并且擅自操作。

我们是王府的男主人跟主母,对不对?

不管发生了任何事,难道不应该跟我们打个招呼?

我们是主人,他们是客人,主人家里发生了事情不跟主人打招呼,反而私自侵入主人家里的网络!

这也就算了!

你也说了,你是宁国子孙,我嫁给你,我也算是宁国人,如果夜康的一切行为是听从父皇安排,我们只能遵从!

但是!

我北月的特工局安系统、资料中心、甚至一切核心机密的消息,他们不打招呼、他们像强盗一样侵入、肆意搜集任何他们想要的资料!

他们有没有尊重过我们?

有没有信任过我们?

有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过?

他们查到他们以为可疑的线索,然后反咬一口让我跟勋灿见面!

这难道不过分?

我可以跟勋灿对峙!

但是,如果事实证明我是清白的,父皇、夜康,他们会给我一个交代吗?

会跟我道歉吗?

会跟我保证再也不会侵入我北月的核心机密吗?

别说我已经不问国事,sky,你去任何一个国家问问去,哪一个国家的君王可以容忍另一个国家这样侵犯自己的隐私?

我北月的国家安都不能得到保障,他们却做着强盗的事情美其名曰帮我洗脱嫌疑?啊?

还讲不讲道理了?”

清雅情绪激动,很是愤怒。

她身体不好,激动之余面色都白了很多。

倾蓝拿着衣服给她穿上:“乖,你穿上,如果今天什么都没查出来,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清雅气的别过脸去:“除非让他们保证,再也不会侵入我国的核心机密系统!

目前确实没有法律制约这一点,但是这分明就是道德问题!”

“好。”倾蓝笑着拍拍她的小脸:“乖,我陪你去见勋灿。

然后我们一起跟父皇提一下建议。

我相信今日的事情,父皇只是让小叔叔去查,但是父皇并没有让小叔叔侵入北月的特工局获取资料。

父皇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也不是一个没有道德的人,他会权权衡,会支持我们将北月发展的越来越好,然后将北月留给嘟嘟的。”

“嗯。”清雅气嘟嘟地望着他:“我可是看在你这句话的份上,才去的!”

倾蓝笑了:“好。”

因为对清雅有十足的信心,所以倾蓝牵着她过去的一路都气定神闲。

他盼着经此一事,可以彻底改观清雅在夜康他们心中的形象。

他希望家人都能明白:雅雅是个坦荡的人。

迩迩什么都没有搜到,刚才悄然用灵识探过,套房里根本没有隐形眼镜的存在。

但是迩迩盯着清雅的眼睛看了会儿,总觉得那双眼睛雾蒙蒙,我见犹怜的,却令人看不真切。

迩迩瞬间转移到倾慕的套房。

他被倾慕抱起来放在腿上,他认真道:“没有隐形眼镜,但是她的眼睛不对劲。”

贝拉的声音在后面响起:“会不会是知道今夕姑姑跟勋灿有读心术,所以她专门针对这两个人,对自己的眼睛做了相关的手术?”

倾慕难得浮躁起来了。

因为心里焦急。

他知道如果错过今晚,就真的错过制裁清雅的机会。

倒不是非要跟清雅过不去,而是他就是觉得,青鸢就是清雅派来的,他就是有这样的直觉,却又不能将直觉作为证据。

他就是觉得、清雅想要监控宁国皇宫里一切的风吹草动。“我有个办法。”圣宁忽然眨巴着自己漂亮的大眼珠,望着倾慕:“我有办法,让嘟嘟的妈咪认罪!”

: